全球石化业上升周期5年内将持续

在日前举办的IHS Markit世界石化大会(WPC 2018)上,与会者普遍认为世界石化业上升周期将持续到2022年,由于新产能未能跟上全球石化品需求增长速度,预期市场将继续收紧,并推动开工率和利润率增长。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宣布对钢铁和铝产品征收历史上最为严厉的进口关税,则给这一事件蒙上一层不确定的阴影。“现在市场状况非常好。”IHS Markit能源与化学品副总裁埃拉莫表示。如果需求激增或供应短缺,目前的行业上升周期可能会变成一个持续的资产利用率最大化的超级上升周期。埃拉莫表示,石化生产商仍需要密切关注市场变化情况。“公司应该同时制订短期战略和长期战略发展计划,以便在超级上升周期时充分发挥优势。”他补充说。

IHS Markit能源与化学品高级副总裁戴夫·威特表示,当前的石化行业上升周期进入第五个年头,可能还会持续数年。“由于产能增加有限,预计到2019年整个化学品行业的开工率将达到84%,并维持该水平。”他说,“这比2014年水平要高出5%,也是2006~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他指出,2017年由于产量限制而导致全球化学品库存减少了近500万吨。“可能影响最大的是聚烯烃产业链,由于下游衍生物产能紧张、需求增长加速,以及潜在产能或设施可能延期投产,这意味着市场影响将更大。”

IHS Markit轻烯烃全球业务总监史提夫·勒万诺夫斯基指出,全球乙烯市场将没有足够的备用产能来应对任何新产能投产的延期,从而使得2022年之前的乙烯市场极易受到供应或需求意外变化的影响。

在供应方面,因为裂解原料变化可能会有高达150万吨/年的乙烯产能退出市场。另外,因为负利润率运行会造成多家甲醇制烯烃装置关闭,可能会再减少产能150万吨/年,而中国新环境政策还可能显著增加乙烯需求。中国禁止进口回收用途的聚乙烯废料可能会另增加相当于150万吨/年乙烯的聚乙烯树脂。如果中国的煤基聚氯乙烯生产商转向二氯乙烷工艺路线万吨/年的乙烯需求量。“我们可能需要新增550万吨/年乙烯产能。”勒万诺夫斯基表示,“所以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的供求基本面都更显不足。更糟糕的是去年消耗的乙烯库存并未回升。根据GDP预测和项目前景分析,可能到2022年才有真正改观。”

威特预测说,整个石化行业盈利将随着产能增长而扩大。“未来两年,行业利润率也将保持高位增长。预计到2020年行业利润率会小幅回落,也是盈利再次增长之前的一个小幅下降,较高原油价格会支撑2020年后的天然气价值链。”

IHS Markit预计,未来两年几乎所有石化行业的盈利都会增长,合成气、甲醇和氯碱等细分行业的盈利将强劲增长。随着新产能的增加,大约在2020年芳烃和合成氨行业的利润率将缩小。同一时期烯烃利润率将适度调整,到2021年左右会再次提高。

“我们正在关注2020年后石化产能建设情况,看看哪些产能能够实施。”威特指出,生产商也应该保持谨慎。

“石化行业作为大宗商品行业,需要一个跨周期的成本结构。”雪佛龙菲利普斯化学公司(CPChem)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莱什尔表示。他说,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项目成本已大幅增长,并指出该公司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要在得克萨斯州贝敦建设第二套乙烷裂解装置。

陶氏化学烯烃、芳烃和替代品业务总裁道格·梅认为,资本密集度是在美洲进行项目建设的“主要挑战”之一,尤其是北美。“尽管该地区仍具有竞争力,但过去5年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建筑成本增加了40%左右,这也使得许多这些项目经济性与投资者预期存在很大不同。”他说。即使如此,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仍然是美洲石化项目最具吸引力地区,道格·梅表示。

美国东北部、加拿大西部和阿根廷都可以提供具有成本优势的天然气液(NGL)原料,但长期供应的不确定性对这些地区的资本投资造成巨大阻碍。他说:“随着美国石油产量增长,我们认为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NGL供应量将继续使该地区保持吸引力,那些已在该地区建厂的投资者尤其如此。”

加拿大艾伯塔省以其丰富的低成本天然气储量和北美地区最低价天然气液而闻名,加拿大还具有几方面优势,如货币优势、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和合理有效的政府政策。“但是,原料资源的生产实际上是由天然气及凝析液需求驱动,当考虑进行长期投资时,原料供应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此外,加拿大建设成本也会比美国高出大约15%。

美国东北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资源的页岩构造,也是另一个拥有成本优势的原料地区,同时又靠近较大消费需求区。“毫无疑问短期基本面极具吸引力。”他补充道,“但这种天然气优势能持续多久,人力成本和土地供应情况如何,以及进入该地区的法规怎样?可能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大不同。”

由于非常规资源钻井活动的推动,阿根廷的天然气产量同比增长4%,并且由于瓦卡姆尔塔页岩开发,天然气液产量也增长更快。道格·梅表示,“我们对阿根廷和巴西之间的能源政策工作也持乐观态度,认为这将吸引更多的投资,并最终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

据北欧化工(Borealis)烃和能源业务部副总裁托马斯·范德维尔德的说法,尽管在欧洲建设乙烯工厂比较困难,但该地区仍然是丙烯投资的竞争地点。该公司最近开始了位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74万吨/年丙烷脱氢制丙烯(PDH)装置的前端工程设计(FEED)研究,最终决定计划于2018年9月确定。范德维尔德表示:“乙烯产能建设主要取决于原料优势,而丙烯价值链产能则依赖于市场。其原因是甲醇、丙烷和石脑油更便于运输”。现在丙烷国际贸易的基础设施已经发展成熟。

范德维尔德指出,欧洲裂解原料轻质化发展也在减少蒸汽裂解装置的丙烯产量,另外燃料市场结构变化也可能导致炼油厂丙烯的额外减产。“我们认为在未来5到15年内,欧洲将进一步调整其炼油产能,这将进一步降低现有的催化裂化丙烯产量,因此专产丙烯产业是一个较好的市场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