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网红被亲弟弟杀死每年还有5000名女性死于“荣誉谋杀”

原标题:巴基斯坦网红被亲弟弟杀死,每年还有5000名女性死于“荣誉谋杀”

她是巴基斯坦一个贫苦农民的女儿,但公然对抗所有规则,成为社交媒体上的超级明星,最终却因为“家族荣誉”,被自己的亲弟弟掐死。

甘迪尔·俾路支第一次出现在脸书新闻推送中时,她漫不经心的瞟着镜头,拨了拨刘海,懒懒的问:“我看着怎么样,美吗?”

甘迪尔的视频永远充满自信,极其放松,没有丝毫不安。要知道,在保守的巴基斯坦,没有第二个女人敢把自己的胸脯和大腿一次次传上网,更没人敢下这样的赌注,“如果巴基斯坦板球队击败印度队,我就为大家跳脱衣舞。”

如此劲爆的言行让甘迪尔成为网络搜索次数最多的10位巴基斯坦人之一,让她拥有了“巴基斯坦金·卡戴珊”、“勇敢的女权主义者”等标签。但另一面,这些标签也为她招来了杀身之祸。

2016年7月15日,年仅26岁的甘迪尔被弟弟瓦西姆掐死在家中。被捕后,凶手在镜头前面无表情的说:“我为我做的感到骄傲。我先用药把她弄晕,然后杀了她。她让我家蒙羞。”甘迪尔之死引发全球热议,巴基斯坦各界也对屡禁不止的“荣誉谋杀”现象进行了深刻反思。

然而一年过去了,瓦西姆等嫌犯依然未被定罪;甘迪尔家律师沙阿说:“没有人到她家致哀,没有一个人。”甘迪尔的脸书账户被删得干干净净,人们迅速忘掉了这个可怜的女孩;与此同时,“荣誉谋杀”血案仍不时出现在巴基斯坦报纸上。

甘迪尔周年祭前后,有识之士以各种手段重提旧事,,更为了唤醒沉默的大多数。

“我想干点什么,我想干点让你们吃惊的事。”“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很高贵,那么这里有取消关注键,请不要关注我。”

网上的甘迪尔非常辣,无论穿着还是言语。她频繁出现在巴基斯坦电视节目中,始终拒绝带头巾,并直言不讳的评论妇女在巴社会中的处境。她去世那个星期发表的音乐录影带《禁播》尺度很大,而歌词则是嘲讽妇女在该国的诸多限制。

很多人怀念她,在甘迪尔去世近一年后,印度电影人萨阿德汗还在脸书上注册了一个纪念专页,其中写道,“我们想通过亲人们的讲述,还原一个真实的甘迪尔。在巴基斯坦,出身决定了你的社会地位及你将拥有的机会。甘迪尔·俾路支原名弗齐娅·阿泽姆,是巴旁遮普省沙阿萨达尔丁地区一个贫苦农民的女儿,但她公然对抗所有规则,成为巴基斯坦社交媒体上的超级明星。”

“弗齐娅很爱学习。”母亲安瓦尔·比比说,“但她相当不愿干家务活。有一次我让她和面,她搞得一团糟,说:‘妈妈,我搞不定这个。’我让她烤面包,她不会烤,还把手烫伤了。我又叫她烧菜,她再次烫伤手,说:‘妈妈,算了,我将来想当个老师。’我告诉她怎么也得学学,毕竟将来要嫁人的,要搬到丈夫家去,你不会烤面包怎么行。她回答说,不要给他烤面包,不嫁人,永远不嫁。”

尽管有过反抗,17岁那年,甘迪尔还是被迫进入婚姻生活。但不到一年。因为家庭暴力,她离开丈夫,还留下一个儿子。

在一个妇女避难所躲了段时间后,甘迪尔找了份乘务员的工作,后来干上了模特。她发现社交网络的妙用,迅速蹿红,被网友评价为“巴基斯坦金·卡戴珊”。

甘迪尔通过各种方式掩盖出身。视频中的她要么在酒店房间,要么在舞台,人们无从揣测更多。即使受邀参加窥探名人隐私的电视节目,她也会虚构出一整套情节。

在公众面前,她更多使用的是美国化的印地语口音,还通过看电视掌握了巴基斯坦官方语言乌尔都语和英语。

阿卜杜勒·卡维是巴基斯坦东部木尔坦市的一名神职人员,曾是巴宗教委员会成员。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卡维和甘迪尔相谈甚欢,还公开邀请后者到卡拉奇一聚。

2016年6月20日,在斋月期间,两人在卡拉奇一家旅馆的房间内相会,甘迪尔将视频和照发到网上,画面中两人举止亲密,甘迪尔还戴了卡维的帽子。

这在巴基斯坦引发轩然,卡维被宗教委员会停职,甘迪尔则称接到过来自卡维及相关人员的死亡威胁。

26天后,甘迪尔香消玉殒。木尔坦一地方法庭目前已对3名嫌犯提出起诉,分别是瓦西姆、甘迪尔的表兄弟纳瓦兹和出租司机巴西特,有媒体称该司机是卡维的亲戚。不过瓦西姆在电视上曾公开表示,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无关他人。

采访结束坐回车中,塔哈面对镜头脸色铁青,“他对甘迪尔的死没有丝毫不安,说这是上天的安排,他的语气充满威胁”。

“620事件”后,巴基斯坦媒体对甘迪尔的炒作达到顶峰。知名政论性脱口秀节目主持人鲁格曼让卡维和甘迪尔再次同时出镜,前者一番激烈辩驳后,甘迪尔大声回了一句:“他真的很爱我。”

回忆此事,爆料记者马立克这样为自己辩护,“她是我们这里第一位争议如此巨大的女性,大家想知道她究竟是谁……这些模特在哗众取宠前也该想想,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人们准备好接受你了吗?”

主持人鲁格曼说:“我曾采访过前总理贝布托,后来她遇刺身亡了,我需要负多少责任呢?请不要谴责当地媒体,我们报道此事无关对错,这只是我们的工作。”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在“620事件”之后,而不是之前“捍卫家庭荣誉”,凶手瓦西姆表示,此前没人知道甘迪尔是他家的女人,“那件事后,很多媒体跑到我家来。事闹得这么大,我就需要干我该干的了。”甘迪尔的姐姐则说:“最开始是卡维,可最终是媒体要了我妹妹的命。”

在甘迪尔被杀前5个月,一部讲述巴基斯坦“荣誉谋杀”事件的影片《河中女孩:宽恕的代价》,获得第88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片中19岁的少女萨巴活了下来,但处境似乎更为虐心。

萨巴当初不顾家人反对,与穷人家的男孩凯瑟私定终身。她父亲和叔叔接她回家,并发誓不会伤害她。但在路上,两个男人朝她头上开了一枪,然后把她装进袋子,扔到河里。子弹在她左脸颊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但没有要她的命。

村中的长老会要求萨巴和她婆家撤诉。但她姐姐对她毫不怜悯,说以前怕她们的人现在都嘲讽她们,萨巴令整个家族蒙羞。

最终,萨巴走上法庭,宣布宽恕她的爸爸和叔叔,二人被无罪释放。萨巴说,她担心家人还会伺机报复,希望能保佑她,就像当初让子弹划过她脸颊一样。

萨巴所经历的“荣誉谋杀”,是指家庭成员以挽回家族荣誉为由杀害家庭其他成员,受害者几乎都为女性,被害原因包括拒绝包办婚姻、被、提出离婚、打扮时髦举止轻浮等。

根据联合国统计,全球每年约有5000名女性死于“荣誉谋杀”,多数集中于南亚和中东。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统计,2014年2月至2016年2月期间,该国至少发生了1276起“荣誉谋杀”事件。

甘迪尔之死换来的最大改变是,巴基斯坦议会于2016年10月通过法案,规定“荣誉谋杀”实施者将面临至少25年监禁,原有法律中的“原谅”漏洞终于被堵住。“很高兴看到这个世界发生了些积极的变化,但很不幸甘迪尔和其他许多人首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歌星麦当娜在Instagram说,奇诺伊为甘迪尔拍摄的纪念短片,就是由麦当娜担任配音。

瓦西姆等人至今未被定罪,这在司法审判冗长拖沓的巴基斯坦稀松平常。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不会再因家人的宽恕而逍遥法外,同时,他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原谅他,“他已经不是我儿子了,如果政府能绞死他,我会感到好受些”。

2016年7月17日,甘迪尔的爸爸穆哈迈德·阿泽姆坐在运送女儿遗体的救护车上

甘迪尔离开一年了,反“荣誉谋杀”法案通过了,巴基斯坦社会有没有发生改变呢?

警方认为这是一起“荣誉谋杀”,案件嫌疑人,女孩的爸爸、哥哥和表哥已带着家人全部逃离。6月30日,西北部开伯尔部落区官员证实,一名12岁女孩因与一男孩私奔被家人杀害。据悉,女孩是6月23日离家出走的,半路被安全人员拦下,在获得女孩不会被伤害的承诺后,他们让家人领走了她。但在27日左右,女孩被枪杀。目前几名犯罪嫌疑人,女孩的伯父、伯父的儿子,以及男孩家的两名成员已被监禁。

要知道,这仅仅是最近能登上报纸的案例。导演奇诺伊说:“没有一天你拿起报纸看不到女性遇害的新闻,这真是一种怪病。”

那么,“荣誉谋杀”在巴基斯坦为何如此根深蒂固?谋杀行为为何会变成一种荣誉,并且是可以被原谅的呢?

现在的巴基斯坦,各地区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仍有些地方处于封建社会,主要表现为部落制度,等级森严,男尊女卑等,在地广人稀的西北、西南地区尤为明显。而荣誉谋杀释放的信息,是女性贞节象征父权制家族的荣誉。

以巴基斯坦的某民族为例,他们拥有400多个部落,仍然留存有浓重的部族文化气息,比如长幼有序,父亲是绝对的一家之主,儿子长大后须跟父母住在一起,直到养老送终;婚姻严格遵循包办原则,一般是家族内通婚,为延续血统,及保证家族财产不外流。

其中一个部落区的小伙儿小兵,今年25岁,家中排行老大,有4个弟弟2个妹妹,而他的父亲才44岁。由于小兵9岁便开始挣钱,加上年轻的父亲较为开明,他被允许在家族的表妹们中自主选一个当媳妇,这在推崇包办婚姻的族人中已经是莫大的福利。

小兵找了个比他小两岁的表妹,结婚已一年。有人问他:“现在中国有不少优秀的单身小伙在这边工作,能否介绍你们的姑娘跟他们试着处处?”小兵微笑着说:“不行,如果处成了,我们会把那男的弄死,也会把我们的女人弄死。”“那男的找中国姑娘行吗?”“这倒可以。”

值得注意的是,巴基斯坦一些偏远、落后地区处于实际的无政府状态,有法不依或无法可依,仍旧以律法当作行为规范准则。

造成“荣誉谋杀”这种陋习无法消失的还有贫穷。巴基斯坦计划发展部2016年曾公布了首份多维贫困官方评估报告,称全国极端贫困率约为40%,48.5%的人口未完成基础教育。

两年前,甘迪尔随亲人到一座神庙祈祷,每人要点燃一根蜡烛。妈妈和姐姐很快点着了,甘迪尔的总是熄灭,“我的蜡烛一会亮一会灭,不知怎么了,就像我生命的蜡烛一样,亮了,灭了。”她在那里站了很久。

现在,一年过去了,有人想抹杀甘迪尔的一切,有人却努力重新点燃那根蜡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