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青训要动真格的了

位于湖北武汉的塔子湖训练基地,曾几次记录下中国足球的过往,这里既是2015年东亚四强赛的比赛场地,也曾在去年的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期间成为国足备战的训练场。如今,塔子湖训练基地又将见证近年来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重要时刻,1月18日下午,第十届中国足球协会第三次会员大会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协会2020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未来4年时间里中国足球开展各项工作有了基本依据。

两天的会议期间,“铺路石心态”成为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反复强调的内容。“达到计划中的每一个目标都是不容易的,要求我们在4年的决策中不能出现任何失误。”那么,4年的时间,在落实这项计划的每个目标过程中中国足球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值得关注。

在蔡振华看来,青训体系的建设、地方足球协会改革以及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成立将成为2017年工作的3个重点。2015年8月,《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正式公布,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足协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订、国际交流等方面都拥有了相应的自主权,成为“政社分开”、理顺足球管理体制的一大亮点。

不过,地方足协与地方体育局的脱钩进度却进展不一,目前已有33个地方足协基本制订了本地区的足球改革发展方案与足协调整改革方案,仍旧有将近1/4的地方足协进展较为缓慢。在已经制订改革方案的地方足协中,也有不少表示需要中国足协具体的指导意见。对此,蔡振华表示,脱钩并不意味着没有要求,“要做到脱钩不脱离、加强不削弱、实干不观望。”蔡振华说,“地方足协是重要抓手,肩负着地方足球发展重任,虽然脱钩后问题比较多,但改革已成为共识。”

实际上,体育与教育系统各自一直都对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做着努力。据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介绍,截至去年12月,教育部已在全国认定了13371所校园足球特色校,并完成了校园足球教学指南的制订。“按每周一节足球课的标准来算,义务教育阶段9年共360节足球课每一节怎么上,都做了具体设计。”而在体育系统方面,据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介绍,2016年全国共有168支队伍参加了U系列比赛,比赛场次共计2241场。

但是,体育与教育两个系统之间的壁垒,尤其是双方在比赛以及球员注册两个系统的互不相通,使得双方难以形成合力,随着《中国足球青训体系建设“165”行动计划》的审议通过,这道壁垒也有了打破的可能。李毓毅透露,该计划草案的提出是由中国足协与校足办多次联合调研所形成,双方在此期间也达成了不少共识,“在球员注册方面双方的态度是一致的,今后中国足协的注册系统也将容纳教育系统的球员。”2017年,中国足协将在若干地区组织青少年区域性的周末主客场联赛,而校园足球竞赛体系中的球队也可以参加。李毓毅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使青训体系和校园足球在上是一家人、一件事、一个目标,在下是工作渠道畅通没有矛盾,这是互相工作共同发展。”本月24日,教育部将召开校园足球会议,研究《中国足球青训体系建设“165”行动计划》。

此前曾有人担心,突如其来的规程改变将极大影响各支球队新赛季的引援备战工作,但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马成全表示,调整规程也并非十分突然,实际上早在2015年的联赛注册工作会议以及去年的俱乐部总经理会议中,有关今年联赛减少外援名额的消息均有所提及。“去年12月也向各俱乐部征求了减少外援的意见。”马成全说,“这次规程的调整实际上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后逐步调整落实的。”

此外,即将成立的中国职业足球联盟(暂定名)也成为各家俱乐部关注的问题,蔡振华表示,原先的筹备工作组自去年5月成立后,职业联盟的成立本应在去年内完成,“但工作组的工作不到位导致联盟成立拖后,工作小组积极态度不够,在起草章程过程中,也没有征求投资人的意见。”蔡振华说,“今年3月成立职业联盟,这是硬指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