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2年 –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成立

当足球联盟(Football League)在1888年创立的时候,安菲尔德是联盟的原始球场之一。1888年9月8日,足球联盟迎来了第一个星期六比赛日,来访的阿科灵顿(Accrington)作为安菲尔德的第一个对手出现在球场上,但是他们的对手却不是“红军”,而是“蓝军”埃弗顿足球俱乐部(Everton Football Club)。

身穿蓝白球衣的埃弗顿队在1891年获得了联赛冠军,从而在安菲尔德球场打出了自己的名声,但是他们的领先地位并不稳固。两支球队的存在都要感谢里弗伦德-钱伯斯(Reverend Chambers),随后新的重建工作将以前的东西彻底推翻,教会派的圣-多明戈(St Domingo)和最终迫使埃弗顿离开安菲尔德、创立利物浦俱乐部的保守党议员、利物浦市长约翰-霍丁(John Houlding)改变了这一切。

圣-多明戈的足球队纯粹是一个业余队,它只是想通过竞技球队比赛散发出的健康激情能够让年轻人更好的保持宗教信仰。经过在斯坦利公园球场Stanley Park大约一年左右的比赛,他们将自己的名字重新改成埃弗顿足球俱乐部,以纪念他们正在修建的教堂。然而圣-多明戈的球队地址并没有临近教堂,而是在靠近“古埃弗顿太妃房(Ye Anciente Everton Toffee House)”的女王顶点旅馆(Queens Head Hotel),埃弗顿俱乐部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太妃糖(The Toffees)”的奇怪绰号。在采用埃弗顿这个名字后将近100年时间内,埃弗顿俱乐部的座落位置就始终很难被那些市区外的人所清楚,甚至连皇室都问:“告诉我,这个地方的那个部分是埃弗顿城?”

羽翼未丰的埃弗顿队在很多球场都踢过比赛,最后将主场固定在了位于安菲尔德路和沃顿-布雷克路(Walton Breck Road)之间的绿色球场。世界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名字之一、安菲尔德就这样诞生了。在球队总裁约翰-霍丁先生的聪明领导下,利物浦队逐渐繁荣昌盛并且经济实力强大。霍丁是一个啤酒制造商,也是当地的立法会成员,后来成为了利物浦市市长。

尽管在安菲尔德董事会的休息室中有他的铜像,俱乐部博物馆中也悬挂着霍丁的油画像,但是他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人遗忘了。

这个对埃弗顿俱乐部发展负有责任并创立利物浦俱乐部的男人给人留下的印象之小让人感到惊讶。然而霍丁在这个地方干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让他得到了“埃弗顿国王约翰(King John of Everton)”的名声。在很短的“霍丁街(Houlding Street)”的拐角有个曾经属于霍丁的“山顿(Sandon)”就酒吧,在这里的保龄球馆,霍丁领导召开了多次埃弗顿俱乐部的会议。这个地方在很多年中还被用作球员的更衣室。埃弗顿和后来的利物浦都在这个保龄球馆前面留下了他们的第一张集体合影。

由一个疑问是,要是没有霍丁的帮助,埃弗顿俱乐部是否能够成为1888年足球联赛最初的创立者之一。1884年霍丁将埃弗顿队带到了安菲尔德,此前他们在斯坦利公园北边的修道院路租借了一个小球场,但是因为在比赛日引来的喧闹人群,他们在这里并不受欢迎。

因此霍丁找了他的朋友和生意伙伴奥利尔先生(Mr. Orrell),奥利尔在安菲尔德路拥有一块地皮,他们两人一起为球队建起了一座新球场。但是从这时起,来自埃弗顿议会的一些成员对球队总裁的批评越来越多,最终导致了1892年危机。

让议会成员苦恼的不仅仅是租金问题,霍丁还想将他的啤酒卖到这个地区,一旦球场建起来,霍丁当然会从中获得可观的利润。然而当球队需要资金购买球员和改造球场时,又是霍丁将埃弗顿请出了安菲尔德。

山顿酒吧当作球员更衣室的安排对于霍丁来说非常适合,因为他能从他的球员消费自己的产品中获得利润。1892年1月《利物浦回声报(Liverpool Echo)》上的一篇文章暗示说,霍丁不想让俱乐部从他的酒馆中搬出去。文章的作者说道:“对于象埃弗顿这样的大俱乐部而言,球员们在比赛日不得不穿过拥挤的人群真是奇耻大辱。”

关于如何管理俱乐部和经营生意的冲突在1889-90赛季达到了顶点,安菲尔德球场的租金又一次上涨了,1884年时埃弗顿俱乐部支付的租金只有100英镑,但到1889-90赛季,霍丁要求他们支付的租金达到250英镑。对于怎样解决困境,霍丁有很多实用和现实的解决方案,其中一个方案就是将埃弗顿俱乐部变成股票上市公司,1891年9月15日,霍丁主持召开了针对这一方案的会议。

霍丁会前就预感到会有麻烦出现,因此当地的媒体被禁止采访,事实果然如此。霍丁建议埃弗顿俱乐部应该购买安菲尔德和附近他所拥有的一些土地。土地的价格似乎很高,俱乐部成员马上表示不同意。虽然俱乐部仍然在继续发展,但是这块土地很快就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同年10月,在这个问题上的僵局被大多数俱乐部成员和球员离开建造新球场的变化所打破。1893年4月,在与克里夫顿维尔(Cliftonville)的一场比赛之前,霍丁解释了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他表示在俱乐部开始赚钱之前,他已经给了球队一笔无息贷款。假如俱乐部完蛋的话,他也会失去一切。

尽管在这个方面没有任何利润可言,但是让埃弗顿成员最感到不满的是霍丁出售安菲尔德以及临近土地的计划,这样他将从中获利。霍丁感觉这是他在俱乐部身上9年风险投资应得的回报。就象在生意场上野心勃勃一样,霍丁看到了俱乐部的伟大未来,他希望俱乐部能够拥有自己的主场,希望他们购买以便俱乐部未来扩张的土地。

不幸的是,大多数埃弗顿董事会的成员都无法理解霍丁的前卫思想,他们缺乏自信。他们希望能用长期贷款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对于霍丁来说这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办法,不过他希望的租金价格对俱乐部来说却有些太高。俱乐部成员只想给他更少的租金,当然,丝毫不能让人感到惊讶的是,霍丁拒绝了这个出价。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绅士为这个俱乐部(埃弗顿)做出了这么多贡献,它的成员们却给他这样的待遇。”

1892年3月12日,霍丁和埃弗顿俱乐部高层的分手终于发生了。一个名叫乔治-马洪(George Mahon)的反对者领导了这次反对者会议,当霍丁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会场时,马洪起身将俱乐部总裁的位置让给霍丁,但是周围马上响起了“敌人”的喊声,霍丁说出了一句著名的言论:“我在这里接受审讯,一个罪犯从来不该坐在这个椅子上。”随后霍丁离开了俱乐部,只剩下18到19名俱乐部成员。1892年3月15日,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诞生了。在安菲尔德路霍丁的家里,他和从埃弗顿离开的那些最亲密的朋友们一起组建了新的俱乐部。威廉姆-E-巴克利(William.E.Barclay),一位伟大的足球狂热者,强烈的建议他们应该使用一个新名字:利物浦。

巴克利是埃弗顿1888年加入联赛时俱乐部的第一任秘书,因此他也就成了利物浦的第一任秘书。在巴克利的建议被考虑时,令人惊讶的是,1892年1月26日,霍丁组建了一个“新”埃弗顿:埃弗顿足球俱乐部与体育场地股票上市公司在伦敦注册,当时“旧”埃弗顿俱乐部还没有注册为股票上市公司,霍丁希望完成一次不可思议的“接管”埃弗顿的行动;采用法律的方式偷走俱乐部的名字。但是1892年2月4日足球委员会的一次会议裁定,不会批准一个新俱乐部使用和一个已经存在的俱乐部相同的名字!

与此同时,一群埃弗顿的热爱者,其中包括来自圣-多明戈教会的成员,在斯坦利公园北边买下了一块土地,这块土地花费了他们8,090英镑,四名俱乐部成员各自掏出了1,000英镑让这个交易顺利达成。接手了一片空地的霍丁在这块土地上迈出了组建新球队坚实的一步。

无法保住埃弗顿俱乐部的名字后,霍丁有了更大的想法,最后接受了他的秘书提出的建议,用整个城市的名字而不是城市的一个郊区作为球队的名字,1894年红色的比赛服装被采用,1901年利物浦就攀上了最高峰。

大多数埃弗顿的幕后工作人员和教练组成员都离开这里去了古迪逊(Goodison),所以利物浦俱乐部不得不从头起步。幸运的是,一个名叫约翰-麦肯纳(John McKenna)的与巴克利一起继续保持着对霍丁的忠诚。大多数的球队建立工作都是能干英俊的爱尔兰人麦肯纳执行的。“诚实的”麦肯纳在英国足球上的贡献比很多人都要大的多。

麦肯纳在安菲尔德做了30年主管(director),而且两次出任俱乐部主席(chairman)。从1905年起,他就是英国足协理事会(FA Council)的成员之一,1910年他成为了足球联盟的主席,1928年出任足协副主席。在1936年去世前,麦肯纳还在很多不同的委员会任过职。麦肯纳是一位非常受尊敬的人,拥有对比赛独一无二的见解。霍丁是俱乐部的奠基人,但是麦肯纳却是俱乐部早期成功的负责人和大脑。

麦肯纳在英国足球的地位飞速上升是证明他作为球队总经理和管理者能力的最好证据。在大方的霍丁支付了500英镑不用归还的贷款后,麦肯纳清楚的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很快从苏格兰招募了超过12名新球员。这个做法让利物浦队以“马科斯球队(Team of all the Macs)”的名头变得出名起来,因为他们的姓氏都是马科斯。然而在苏格兰“马科斯”之中,守门员比尔-麦克欧文(Bill McOwen)却是一个英国人。

利物浦队第一次申请加入足球联赛遭到了拒绝,所以他们只好参加兰开夏联赛(Lancashire League)。1892年9月1日,利物浦队在安菲尔德踢了他们的第一场比赛,这是一场友谊赛,对手是来自中土联赛(Midland League)的罗瑟哈姆队(Rotherham)。

恰好在同一天,埃弗顿队在斯坦利公园另一边的古迪逊踢了他们的首场比赛。竞争开始了!那支球队将得到利物浦球迷的支持?利物浦队董事会在报纸上发表宣言说:“在临近的任何地方都不会看到有比利物浦参加的更好的比赛”。这是他们发给埃弗顿的信息。报纸上如是打出了“霍丁为比赛开球”的标题。这场比赛利物浦队以7-1获得胜利,麦克韦恩(McVean)在上半场打进了利物浦队的第一球。唯一让人失望的是那天只有很少的球迷去观战,而超过10,000名球迷都去了古迪逊。

两天后利物浦队踢了他们在兰开夏联赛的首场比赛,利物浦队再次以8-0的悬殊比分获得胜利。因为客队的迟到,这场比赛被推迟了几个小时才进行。这次又是只有几百名球迷目击了球队的大胜。比赛这天利物浦队的队长麦克韦恩在掷硬币中获胜,他选择了朝着安菲尔德路的方向开始上半场的比赛。直到今天,很多利物浦队的队长都沿袭着这个传统。俱乐部的首场正式比赛是1892年9月3日主场对阵瓦尔顿(Higher Walton),然而这次利物浦队再次以8-0取胜。

这是利物浦队美妙赛季的开始,他们轻松的获得了联赛和利物浦地区杯(Liverpool District Cup)的冠军。这支诞生还不足12个月的球队给人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埃弗顿俱乐部开始担心起来!

引子 在英国养伤的郑智可没闲着,已有一女的他昨天凌晨在自己的博客里向大家报喜——他又得了个6斤9两的大胖小子,正好迎合了独生子女多生一胎的风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