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先者黄伟艺:平凡又不凡的“服务者”

时间多,是因为体质不错的他,每天只睡五个小时,佐以超苦美式咖啡,显然比许多人拥有更多可支配的时间;时间少在于,一旦开始投入工作,他就深感,时间像盆里的水,看着充盈,用手一捧便所剩无几,不够用。

每天惯于西装革履的黄伟艺,说起话来口若悬河,一副从容的商业精英形象,但他更愿意用朴实的“物业人”称呼自己。

作为国贸服务业务片区经理,工作最忙的时候,他一天要接待二十来个团队,两百多号人,跑了一天,脚底辣,口干舌燥,转眼便至夜色降临。

掐指一算,从大厦管理员到片区经理,“枕戈待旦”的日子,黄伟艺重复了三千六百多天。

“特别是2019年来到国贸中心之后,头发逐渐冒白,靠定期来染黑”32岁的黄伟艺轻松地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一头“黑发”。

那时的翔安商务大厦,每天都有许多身着正装的商业精英往来。与他年龄相仿的年轻面孔只是从他身边匆匆掠过,鲜有人对管理员的“早上好”报以微笑。

随着市场经济发展,房地产行业分类细化,商业物业应运而生。2011年,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也预言了商业物业的快速成长,怎么看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市场。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他一脚踏进了商业办公物业领域。

穿着崭新的工作制服,新晋大厦管理员心中油然升起了一股专业感、自豪感。他准备在这栋写字楼里大展宏图了!

客服、保洁、维序、维修被一通又一通电话驱使着,像陀螺一样团团转起来。一会儿协调会议事宜,这边还没处理完,又接到那边的电话,最后还撞上例行的消防检查,焦头烂额。

事务太杂,琐碎的工作不断侵入休息时间。刚入行,还没完全明白办公物业是怎么回事,就忙起来了。

于是,在这种“折腾”中,刚迈入社会的失落与焦虑被抛到了脑后。维序、维修等基础服务好上手,边看前辈做学起来。

在“完成”的基础上,细节也不能遗漏。在智能天气预报还未普及的年代,同事告诉他,早晨看一眼天气预报,如果有雨就提醒租户带伞,细节之处见关怀。

比较难的是与人沟通。物业和租户的视角不同,分歧在所难免,而有的租户又特别有个性。一次,双方在大楼装修方案上出了分歧,为了兼顾安全性、实用性,他和同事与租户协商了好几次,才共同完成了最终方案。

2017年,金砖国家峰会在厦门举办,黄伟艺主动申请到充当金砖后勤部的银领中心工作。

一进门,便听到团队的其他人在讨论着什么。原来是财务水电公摊的计算方法始终拿不准。理科出身的他来了兴致,根据之前的数据倒推,慢慢算出了之前用的公式。

“那时候有一种感觉,这是其他人做不到,我却能做到的事。”黄伟艺有些不好意思,“而且帮到了别人,很有成就感。”

在同事眼中,只要工作上有难题,这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就会兴致勃勃地凑过来,一头扎入工作,仿佛没有什么能难倒他。

只有黄伟艺知道,迷茫于未来、焦虑于工作的那些日子,正是这点滴成就感、“被需要”的感觉让他找到了趣味,推着他前进。

早上七点四十,已是业务四区片区副总经理的黄伟艺在办公室浏览着一封封工作邮件。门外,他的团队陆续到齐,热情地打着招呼:“领导,早啊!”

“他对新人入职不会只将其丢到工位上去自行开展工作,而是带着我跑了很多项目,并仔细给我讲解各项目的情况,帮助我快速了解团队,同时也带着我加速熟悉了很多同事。”小陈回忆道,“黄总管理的团队氛围很好,充满了活力。”

这确实是这个团队“老大”的理念。十年来和人打交道的经验,形成了他务实、细心、亲切的性格底色。黄伟艺有时会想起过去的自己。

“我希望我的团队都能开心工作,能有成就感。现在有什么机会,我都会把合适的人先推出去锻炼,这样团队才能进步。”黄伟艺语气有些“炫耀”,“我有一个很负责的团队。”

商务风的深蓝色工作制服没有掩盖他亲和的气质。谈起现在每日的工作,黄伟艺也很接地气地说,最期待的就是每天中午去食堂吃饭。虽然为了保持形象很少吃主食,却总敌不过拌面和炒饭的诱惑。

物业是大楼的服务者,但在别的场合,也会成为被服务的对象。周末,他偶尔驱车沿海兜风,随着心情的变换,或柔和舒缓或热情激昂的音乐从车内飘出,飘向路边指挥交通的绿马甲、远处淡蓝色的写字楼。

没有铺天盖地的鲜花与掌声,没有聚光灯的追随,低调穿梭在城市中、大楼里平凡的服务者们,却是黄伟艺心中一抹最不平凡的色彩。

“有人觉得物业就是服务别人,是相对比较低端的行业。但实际上,生活是离不开物业的。”

“你想一下,迈进公司,每天都有人在整洁敞亮的大堂里迎来送往吧?电梯是不是有在正常运转呢?大楼的设施设备是否正常?大家的办公环境、卫生间干不干净?这背后需要物业的管理服务。你说物业重要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