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变爽剧一分钟短剧狂飙拿下百亿市场

短剧的火烧了大半年,终于烧到了资本市场,短剧概念股顺势大涨。截至11月6日收盘,中文在线cm涨停,天威视讯、掌阅科技、遥望科技包括网文行业龙头阅文集团等皆涨10%左右。各大券商似乎反应过来,短剧,已经成长到不容忽视的体量了。

“我们成立添添工作室的原因,就是因为今年来找我们(拍短剧)的人很多”,风寰传媒添添工作室的负责人fanfan向蓝鲸财经这样表示。

添添工作室是风寰传媒为了发展短剧业务而成立的工作室,据fanfan介绍,该工作室在两个多月前成立,是为了丰富长剧以外的业务,也是为了顺应今年短剧大火的趋势。

概念股拉升、传媒公司成立专门的短剧工作室都是今年短剧火爆的缩影。一方面,今年以来,短剧爆款频出,且播放量和流水屡创新高,以8月25日上线,在微信小程序中播放的《无双》为例,其上线亿元。另一方面,除了各大视频平台以外,包括遥望科技、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组建的新平台和阅文集团等新玩家,也纷纷加入了短剧赛道。

越来越多玩家挤入,短剧卷出了精品化,也卷出了高成本。即便如此,短剧还是一个脱胎并依附于平台和现行流量法则的产物。相比起来,短剧更像是一些遭遇现实困境的影视和游戏从业者的短暂栖身之地,至少拍短剧能让他们暂时养活自己。

今年以来,据国联证券预估,仅字节跳动体系内,短剧的流水规模就能达到220亿,这还不算快手和微信小程序这两大短剧流量池。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目前,中国内地电影票房为496亿元。有行业人士乐观认为,短剧的整个市场规模已经超越了今年的电影行业。

KK此前担任过综艺和长剧导演,擅长言情题材的影视作品,现在也在推进一些短剧项目。他向蓝鲸财经分享了这样一个例子:他所在小区的保安,总是在刷小程序上的短剧,聊过后得知这个保安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有快两千用在了小程序短剧的付费上,“因为你小程序去看一部(短剧的付费)基本上在120-200(元)之间,基本上是优爱腾芒一年的会员费了,这对他们(短剧厂商)的收益是相当大的”。

除了C端付费,短剧厂商还在不断拓宽短剧的收入来源。以短剧《二十九》系列的头部制作公司柠萌影视为例,其收入来源现在已经包括商务合作、C端付费、平台定制等。柠萌影视是短剧精品内容头部制作公司,从2022年至今,已拍摄上线部,可能是首个在短剧赛道跑出成熟商业模式的剧集出品方。

据蓝鲸财经了解到,《二十九2》的单剧招商金额居抖音全站TOP2,商务品牌覆盖人群规模超5000万,用户付费观看收入已破千万。柠萌现在在开发的每一部剧集,都有商务合作落地,招商流程也已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同步储备开发的项目超百部。

短剧确实在挣大钱,根据《2020-2022年微短剧发展观察报告》的数据显示,光腾讯、优酷、芒果这三大长视频平台已经公布的微短剧分账数据就已经超过了1.5亿。

而与短剧高流水、高分账相对应的是其较低的成本。KK表示,其此前导演的一部年下恋题材的短剧,只花了12天的时间,用了不到200万元的成本。而这部言情短剧,只有24集,单片片长在6分钟左右。此外,KK目前手上还有一个古装短剧项目,据KK分享,这部短剧的成本在400万左右,同样是24集,但每集的时长有十多分钟,拍摄周期在20天左右——与之相较,长剧拍摄需要的时长往往达到了2-3个月甚至更久,成本则在数千万元。

今年以来,短剧赛道已经有了自媒体博主煎饼果仔与夏天妹妹联合制作的只有三集的《逃出大英博物馆》、专业导演班底的《我回到十七岁的理由》(以下简称《十七岁》)以及疯狂揽金的男频爽剧《无双》等爆款作品。

一个头发凌乱、满脸是斑的女孩儿,举起手机用美颜相机拍了张照,瞬间变得漂亮精致,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对这一现象的解释——“美颜成真APP的内测效果,让所有女生都变成美颜相机里的样子”。这就是短剧《美颜成真》的开头,不难看出,这是一个丑女逆袭的故事。

就是这样一个俗套的短剧,成为了大资本入局短剧赛道的典型例证。《美颜成真》由老牌MCN机构谷麦嘉禾出品,网红破产姐弟主演,一经上线就拿到了天猫国际的独家冠名。如今这部短剧已经实现了10.8亿次的播放,获得了1197.6万的点赞,位居快手星芒短剧必看榜第三名。

10月31日,网文赛道的头部企业、腾讯旗下的上市公司阅文集团发布了“剧本征集令”,标志着阅文集团正式进军短剧赛道。在相关公告中,阅文集团表示可以为平台作者带来1.5万-5万的保底,和最高2%的流水分账。而网文与短剧也有着天然的亲近性,早期的短剧一度以网文广告的形态出现。

更早之前,据新浪科技报道,美妆电商平台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正在组建短剧平台,推进版权交易事项。据天眼查APP显示,9月19日,陈欧成为海南鸿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持股比例达99%,成都聚美优品科技有限公司从股东序列中退出。股权变更后,该公司随即发生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广告发布、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互联网信息和网络文化管理等业务。

此外,国内直播带货领域的头部企业遥望科技,于11月3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小程序短剧平台正在试运营当中,自制短剧正在拍摄,自制内容与平台预计十二月正式上线。此前,遥望科技被曝进军短剧行业,首部作品于十月开拍。

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能够提供大量作品和IP的网文公司,伴随着短剧热度的攀升,成为了行业内的香饽饽,上市公司们纷纷股价大涨。

正如快手娱乐剧情业务中心负责人于轲在影视毒舌的专访中表示的那样,“一年大概有100多万篇网文生产,但能够影视化的千分之一都不到,微短剧其实给了一些次头部网文IP开发机会”。

伴随着短剧赛道的火热,竞争在不断加剧。回看被视为短剧赛道标杆的作品,不难发现短剧一个明显的发展方向——精品化。而这一精品化趋势具体体现为更专业的演制班底和视听呈现、以及更长的时长。

“我叫周星星,初来乡村学校,竟被全班孤立”,这是快手短剧《拜托啦奶奶》中一句吸睛的台词。穿着粉色洛丽塔连衣裙的白净女孩儿,突兀地立在土路矮屋的乡村中,是这部短剧的主要场景。

在众多言情短剧中,《拜托啦奶奶》以亲情为主题,讲述了一个缺爱的叛逆千金,在乡下艰苦的环境中被朴实包容的奶奶和村民治愈的故事,其间还沉淀了女性教育、留守儿童、独居老人、乡村教育等严肃有重量的内容。如今在快手上,这部每集5分钟左右、且只有24集的短剧位列快手星芒短剧必看榜的第一名,拥有9.5亿次播放量和1176.9万点赞,且这一成绩是在没有明星和名导的加持下实现的。

同样地,《十七岁》这部短片的导演为姜好,曾执导过言情长剧《见面吧就现在》等作品,主演张淼怡同样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曾凭借2018年胡玫执导的《红楼梦》中的林黛玉一角出道。除了专业的导演、演技在线的演员,《十七岁》还进入了影视作品的评分系统,在豆瓣取得了7.4的分数。这一短剧以元气少女和高冷学霸之间的爱情为主线的同时,还加入了穿越、反家暴、救赎等元素,为短平快为主要特征的短剧注入了更多的内涵。

音音和欣欣都是短视频APP的长期使用用户,她们均表示,高质内容是吸引她们观看短剧的关键。音音表示,曾经有一部想不起名字的短剧让她印象很深刻,“因为当时看的时候感觉好多别的短剧可能就是用手机拍的,他那个明显是用了专业设备,拍的跟电影一样”。

虽然短剧受到资本的青睐和观众的喜爱,但伴随着短剧质量的拉升和时间的拉长,其制作成本在不断提升。

短剧在不同平台有着不同的呈现形式。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的竖屏短剧,更多的是每集3-5分钟,每部十几集到二十集不等;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和芒果视频等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短剧,每集时长更多是在十分钟左右,集数则和快手、抖音等没有太大差距。而小程序短剧更多的是一分钟多的短剧,集数可以达到上百集。

KK向蓝鲸财经透露,他目前已经杀青的一个网剧,拍摄了50多天,成本在2000万左右,这是一个常规的网剧体量,而一些官方和平台愿意发力扶持的短剧,成本也已经可以达到千万级别。但更多时候,一部短剧的成本还是在200万左右。

fanfan则表示,一分钟一集的短剧,成本大都在30万左右,只需要10人左右的规模就可以撑起来,而“十分钟的短剧已经需要几百万的成本”、“几十人的团队”。当蓝鲸财经询问,伴随着现在短剧质量的提高,其成本会不会逼近电视剧,fanfan表示,很有可能。不难看出,如今短剧的成本相较于前两年野蛮生长的阶段,已经拉升了不少。

当短剧成本低的时候,意味着厂商可以用投一部长剧的钱投多部短剧,这样可以分摊风险。此外,短剧成本的回收周期也往往要比长剧短。近日国联证券发布的研报也表示,短剧ROI(投资回报率)更高,周转周期更快。然而随着短剧赛道竞争加剧、成本提升,已经出现了不少难赚钱的情况。

KK指出,如果哪部短剧可以获得100万的回报,就已经可以发喜报了,能实现200万回报的短剧则是少数,实现300万乃至更多收入的短剧已经可以称之为爆款。相较于长视频平台,抖音、快手和小程序的短剧会更赚钱一些,“但也是一百部,有九十部打水漂”,但“这十部可以撑起那一百部的成本”。

此前据娱乐独角兽报道,今年年初由柠萌影业旗下的短剧厂牌“好有本领”出品的短剧《二十九》,实现了超8亿的播放量,成为行业爆款。然而,“好有本领”负责人曾明辉在采访中曾透露,这样一部短剧如果单靠分账模式,只能勉强实现投入和收益的平衡。正因此,柠萌影视在C端付费之外还拓宽了商务合作和平台定制等收入来源。

KK拍摄的短剧,更多的是和长视频平台合作的横屏短剧,时长通常在十分钟左右。他向蓝鲸财经透露,以往长剧的报备审批流程通常需要三个月左右,如果想要上腾讯视频等长视频平台的首页或者广电总局有修改意见反馈,则还要在原先所需的时间上再加一两个月。而如今短剧也已经开始需要提报省广电局备案,时长同样也需要三个月左右,且审核之下会有更多的短剧无法通过审核。在此之前,短剧的审核周期只要十几天。

但如果比起其他行业,短剧行业仍然存在不小的红利差。据蓝鲸财经了解,由于近两年游戏行业整体比较低迷,市场向头部集中的趋势越发明显,今年许多中小游戏公司已经选择让团队纷纷去拍摄短剧——相比赌投入动辄千万成本、项目周期两三年、还要排队等版号的游戏行业,至少短剧的制作成本和周期还能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

短剧在各个方面不断接近影视剧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包括对于爆款精品的追逐、对于短剧品质的划分、以及各大平台对于优质短剧的激励政策以及短剧奖项的创办与颁布等等。

但至少目前来看,短剧仍然是一种生于短视频平台、长于短视频平台的产物。而短剧的飞速发展,与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基础和超大流量是息息相关的。

快手娱乐剧情业务中心负责人于轲在采访中曾表示,微短剧是短视频与剧的结合,而短视频的人设与账号逻辑是非常重要的。

自2019 年 8 月“快手小剧场”入口,快手成为了最早入局微短剧的平台,并逐步形成了较为全面的短剧布局,这些布局也促成了快手平台上短剧亮眼的流量。

2020年,快手就已经有了为短剧提质的举措,推出了快手金剧奖。同年,快手还对外发布了“快手星芒计划”,是短剧行业首个分账政策。次年,这一计划升级为“快手星芒短剧”,成为了快手代表性的短剧厂牌。2021年,快手对标电视剧和电影,提出了短剧暑期档的概念。据快手光合大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7月,快手短剧日活用户高达2.6亿。截至2023上半年,快手星芒短剧共产生超600亿的播放量 。

与之相对应,快手自身的日活超3亿,抖音更是超过6亿,相较之下,各大长视频平台的日活仍停滞在千万至上亿的区间。今年以来,出圈的爆款短剧也多出自于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则寥寥。

目前,短剧的商业模式以分账和广告为主,而各平台的短剧分账规则多以播放量和播放时长为主要标准,采用CPM(每千人展现的广告成本)广告分账模式,会员付费分账模式+CPM广告分账模式以及流量分账模式,包括快手的“剧星计划”、抖音的“辰星计划”和一些长视频平台的短剧相关政策都是如此,这也更加凸显了流量之于短剧的重要性,而非内容本身。

此外,今年以来的短剧爆款作品中,以《无双》为例,其实现了过亿收入,即便如此,其占据的短剧市场的规模也不过百分之零点几。而今年位居电影票房榜首的满江红实现了45.44亿元的票房,约占据全年电影市场的近十分之一。这意味着,短剧行业仍难有与电影行业相提并论的头部作品,短剧还算不上一个由内容决定的行业。

而对于KK这样的导演来讲,短剧也并非是一个可以深耕的领域,他表示,“短剧的周期短钱少,就必然要多拍,对于导演来讲,你就会变成一个量产导演”,“它(短剧)即便再精品化,它也不可能精品化成为代表作的电视剧或者电影那样子,因为它毕竟还是一个短周期需要走量的东西”。

KK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的规划则是拍更多的,最好是悬疑题材的长剧,有可能的话,也要向电影领域进军。

近期,国产真人恋爱影视游戏《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连日登顶steam国区畅销榜首。该游戏的成功,使得“影视思维做游戏”的方式引起业内广泛讨论,虽然其成功不一定可复制,但也让更多的短剧赛道的玩家开始思考“短剧+”的可能性。

fanfan表示,短剧能否一直走下去,还要看接下来一段时间,“哪种商业模式可以让大家一直稳定地去做这个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