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俱乐部走近中国

“40年来我们一直在澄清这件事罗马俱乐部不能预测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提出世界可能发展的某种趋势。”

在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中,数学家谢顿博士用心理史学预测到银河帝国的衰亡,为此建立了由优秀科学家组成的第一基地和由心理学家组成的第二基地。

这样的“神机构”真的存在吗?在瑞士第六大城市Winterthur,一个NGO汇集了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企业家、经济学家、国际组织高级公务员和政治家,它曾成功预测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与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和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并称“世界三大智囊集团”,这就是创立于1968年的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

计划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的罗马俱乐部秘书长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在接受《新民周刊》专访时表示,罗马俱乐部着眼于未来几代人可能面临的全球性问题,如食品问题、气候变化等。为了更好地扮演“超级智库”的角色,今天的罗马俱乐部从云端走向凡间:“40年前你可能会写一本书,把这本放上书架就够了。但现在你必须把所有研究结果逐一分类,然后针对不同传播渠道的特性,用不同的故事去把你的研究成果传递出去。”

伊恩约翰逊:俱乐部成立的时候总部的确是在罗马,这也是名字的来源。创始人是意大利著名实业家、学者奥雷利奥佩切伊(Aurelio Peccei)和英国科学家亚力山大金(Alexander King)。前者曾是菲亚特集团的管理者,后者曾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驻巴黎的科学事务主管。

二战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西方政府还被冷战思维所束缚,佩切伊和金希望以全人类的视角来关注未来。1968年 4月,在菲亚特创始人阿涅利家族的资助下,两人从欧洲10个国家中挑选了约30名科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计划专家,在罗马近郊的山猫学院(Accademia dei Lincei)召开了会议,探讨什么是全球性问题和如何开展全球性问题研究。会后组建了一个“持续委员会”,以便与观点相同的人保持联系,并以“罗马俱乐部”作为委员会及其联络网的名称。罗马俱乐部在创立之初就确立了三大概念:全球视角、长期和相互关联的问题群。

在罗马俱乐部成立40年后的2008年,总部从罗马前往瑞士Winterthur,也许这样可以表明俱乐部的中立性吧。对于一个NGO而言,在瑞士办公也有很多便捷之处。

《新民周刊》:罗马俱乐部1972年发表了第一份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是迄今为止有关环境问题最畅销的出版物,卖出了3000万册,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报告预言了经济增长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因为石油等自然资源的供给是有限的,做了世界性灾难即将来临的预测。第二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很多人觉得罗马俱乐部有神奇的预测功能。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伊恩约翰逊:40年来我们一直在澄清这件事罗马俱乐部不能预测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提出世界可能发展的某种趋势。

1970年,罗马俱乐部借助以“系统动力学”为基础的数学模型,着手分析研究全球经济的总体演进过程。发表于1972年的《增长的极限》报告,由麻省理工学院(MIT)的4位年轻科学家完成。这项研究的新奇之处在于,研究团队借助计算机设计了一个LTG(增长的极限)模型,当整个系统随时间变化时,它能跟踪各项变量及其相互作用。

当时的世界经历了二战后20多年的经济持续增长。人类历史上从未对技术进步有如此的乐观和信心。这份研究报告在一个普遍乐观的时代提出了未雨绸缪的问题:我们真的可以永远维系增长吗?在一个有限的星球真的可以持续对资源进行无限制的消耗吗?这些问题在今天看来比40年前更为现实和迫切。贫困、失业、环境压力和不稳定的全球经济体系正不断向人类发出挑战,而应对挑战的正确经济增长模式迄今还没有找到。

罗马俱乐部在报告中提出的观点应被理解为呼吁人们采取行动,而不是对未来和科技的消极、悲观的看法。从积极和乐观的角度来解读,《增长的极限》提出了增长的趋势是可改变的,人类完全可以建立一个更公平、更理想的世界的观点。

2012年是该报告发布40周年,我们通过对这场40年前辩论的回顾,以及对历史、发展与现实的分析,希望对未来的40年做出新预测,这也是我们的新项目“2052年的世界”(The World in 2052)的由来。我们在该项目中提出一个问题,即面对地球有限的资源,我们在21世纪中叶之前能够做些什么?

《新民周刊》:作为著名智库,罗马俱乐部近些年的学术活动似乎不像当年那么受人关注了。去年发布的报告《2052:未来40年全球展望》(2052-A Global Forecast for the Next 40 Years)就不如40年前《增长的极限》那样受到大众的追捧。罗马俱乐部的影响力是否式微?

伊恩约翰逊:成立45年来,罗马俱乐部发表了30份报告。无论是《人类处在转折点》(1974)(Mankind at the Turning Point)、《重建国际秩序》(1976)、《超越浪费的时代》(1978)还是《学无止境》(1979)等关于人类未来发展的报告,都对全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2052》涉及的信息容量比《增长的极限》扩张了数倍,聚合全球顶尖的科学家、经济学家与未来学研究者,就经济、能源、自然资源、气候、食品、城市化、养老金等问题,对未来40年进行趋势预测。在这里,气候问题不再是讨论的核心,而只是其中的议题之一。

罗马俱乐部不需要通过一份报告而博取眼球效应。我们会通过出版书籍、政策简报,以及举办高层会议等形式,将复杂严谨的研究变得容易理解。主要研究结果可被直接用于相关部门的政策制定,并帮助决策者找到新的思维与行动方式。罗马俱乐部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与我们不断吸引来自各学科领域的精英加盟,以及在全球开设分支机构是分不开的。我们拥有诸多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工程技术专家等,这一优势使罗马俱乐部有能力为解决人类未来可能面对的各类问题作出努力。

伊恩约翰逊:很遗憾,目前还没有。我们在全球30余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国家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这些国家协会的区域性和地方性活动,将俱乐部的国际工作进一步扩大、深化。2011年,罗马俱乐部在印度开设了分支机构印度国家协会。我们计划将国家协会扩展到中国,未来还将拓展至印度尼西亚和尼泊尔。

《新民周刊》:据说,为保持小规模、松散的组织特点,罗马俱乐部将个人成员限制在100人左右。请问这是真的吗?如何才能成为一名俱乐部成员呢?

伊恩约翰逊:我们没有刻意维持某个数字,但现在成员大概就在100多人。罗马俱乐部的成员大多数来自西方世界,但我们非常注意维护罗马俱乐部的国际代表性,如在国籍、文化、性别和专业知识等各方面寻找均衡等。一般而言,加入俱乐部需要老成员的介绍,申请人必须在学术领域有预见性的研究,或是关注全球长期变化的企业家和政治家。

俱乐部每年召开一次会议,选举产生执行委员会,以协调与监督俱乐部成员的活动。

《新民周刊》:罗马俱乐部的第一笔资金来自意大利的阿涅利家族。请问罗马俱乐部的运作经费是如何解决的?如何平衡捐助方的利益和研究报告的中立性?

伊恩约翰逊:与其他许多非营利性组织相比,罗马俱乐部更依赖于成员的个人参与和贡献。我们接受世界各地的捐助,但是必须是非官方性质的,因为我们不希望受到某个政府的影响。很抱歉,这些捐助机构或个人都是保密的。我能透露的是,罗马俱乐部的确收到了来自中国的捐助。

由于中国变得日益重要,其未来、愿景和思维对理解全球未来而言就是非常关键的。我们非常乐意与中国的百姓尤其是年轻一代直接打交道,以便把他们的关切与价值观纳入我们的研究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