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限定“工资帽”英超俱乐部的预算怎么变?

英超联赛是英国最成功的出口货之一,每个人都能赚到钱,对不?好吧,这话的前半句是真的。

英超转播权让足球世界国家羡慕不已,就算是一场周一晚上诺维奇对伯恩利的比赛,全世界也只有五个国家(朝鲜、古巴、阿富汗、摩尔多瓦和土库曼斯坦)的球迷没机会看。

5月份的欧冠决赛,切尔西对曼城,两个主角是英超史上税前亏损第一第二的俱乐部。两家合计,亏损超过15亿英镑,可如果你看看他们的奖杯柜,这代价是值得的。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如此支出降低了国内联赛的可持续性,因为其他俱乐部得在工资和转会费开销上尽量赶上他们。

目前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续性”规则(这个名可能是英超中层管理者们在酒店会议室拍拍脑门想出来的)——大多数球迷仍然称之为“财政公平法案(FFP)”——是一个“盈亏平衡”的模式。俱乐部被允许在连续三年的时间内,税前亏损1500万英镑。但是,某些开支(如学院、社区、女队、基础设施)不在此列,而俱乐部持有者可以通过发行股份,在未来三年再投资9000万英镑。

这些规则有一些优点,但其中有一个缺点是,它们是基于历史上公布的财务账目指定的,而这些账目要在赛季结束后很久才公布(例如,像纽卡斯尔和水晶宫,2019-20赛季的账目要等到下个赛季结束后才公布,所以目前拿不到这两家俱乐部的数据)。

这意味着,如果英超真的对俱乐部实施任何制裁,也总是在赛季结束——奖杯、升降级名额都已经尘埃落定后。伯恩茅斯和莱斯特城都是在升入英超后,才因为在英冠时违规而被做出财政处罚的。

盈亏平衡模式的另一种具体体现,是规定某种形式的花销上限。硬性工资帽是指每家俱乐部的总工资限额都是相同的,在美国体育如美职联、NBA和NFL中存在,此外还有选秀制度。这些规定的成功施行,阻止了一支或一小部分球队统治某项运动。

英超球员的总工资超过2.5亿英镑。这部分是由于一些老板的商业模式,他们的重点是奖杯,同样也因为英超豪门认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是其他欧洲豪门,而不是诸如伯恩利、水晶宫这样规模小但结构合理的英超同行。

2019-20赛季英超各队薪水支出(纽卡斯尔为2018-19赛季数据,单位:百万英镑)

比如说,如果将“工资帽”上限规定为目前英超平均工资的20%,那这个数字将是1.93亿英镑,会影响到5家俱乐部。这5家俱乐部可能会理直气壮地表示,“工资帽”限定会成他们竞逐欧战的阻碍,因为他们完全承担得起更多的花销。这些钱,可能是通过他们作为全球品牌(如利物浦、曼联)或老板投资(如切尔西、曼城)的商业收入实现的。

硬上限的替代方案是软上限,即将工资与收入挂钩。欧足联经常谈到一条“红线”,就是各俱乐部要将工资支出控制在收入的70%以内。

英超球队2019-20赛季的收入不是常态,所以我们看看再之前一个赛季的数据:可以发现,2018-19赛季,英超有7家俱乐部薪资/收入比超过70%的标准,但没有一家受到影响。尤其是热刺,他们已经非常有效地控制了自己的雇佣成本,而这并不一定会促使热刺球迷在球队新主场看球时,向那些在这方面苦苦挣扎的对手——如莱斯特城或埃弗顿——高唱“工资控制冠军,你们永远拿不到”。

然而,给薪资规定上限,忽略了转会费对俱乐部的影响。签下自由球员通常要付出更高的工资,俱乐部也会考虑招募球员的总成本,所以这既是工资,也是摊销(合同期内的转会费)。正是基于此,转移成本是有理由被考虑进去的。

西甲实行的“经济成本控制”措施是具有前瞻性的,该措施并不是根据俱乐部过往的财务状况评估,其旨在防止俱乐部超支,并由此产生不可持续的债务。

西甲各俱乐部必须提交收入(包括球员出售)和成本(包括球员购买)的预算。西甲的专家团队随后会分析,评估其合理性,并以当前的市场价值为参考。根据这些提交的数据,西甲会给各俱乐部做出一个总数,让他们可以在下一个赛季去花销,但允许各俱乐部在转会和工资之间——包括青训学院、一线队教练和理疗师——进行分配,只要俱乐部认为合适就行。

西甲的规章制度手册共有261页,用于确定俱乐部实际预算的计算公式,有点像肯德基炸鸡的配方,严格保密。然后,他们会对每家西甲俱乐部最近三年的成本控制进行评估,并与预算做比较。西甲分析师使用的公式,主要包括以下四个财务指标:

· 财务盈利能力(俱乐部从合伙人和所有者获得的利润)= 税前一般利润/净资产

西甲规定,俱乐部在球员签约时,必须使用一个APP注册他们的球员。如果俱乐部签下此人后导致工资和转会费超出允许花销的限额,这个APP会闪烁红色。这意味着俱乐部要么削减现有工资,要么卖掉一个球员,这样新球员才可以注册并参加下个赛季的比赛。比如巴萨2021-22赛季要面临的情况,都有据可查。

在疫情背景下,那些过度消费的俱乐部面临沉重打击。但如果这有助于保障俱乐部长期生存,那它就可以被认为是一项值得承担的财务挑战。

第一件事就是各队要投票,得有三分之二多数(至少14家英超俱乐部)在投票中赞成修改现行规则。切尔西、曼城、维拉、埃弗顿等拥有超级富翁爸爸的俱乐部——如果阿什利成功将纽卡出售给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可能还要加上纽卡——是否会愿意被这样控管,目前还不确定。

西甲俱乐部一般是会员所有的,意味着他们不能像很多英超俱乐部那样,要求老板注资为俱乐部纾困。

如果一个独立的足球监管机构——这是由特雷西-克劳奇议员提出的球迷主导的临时审查报告中的建议之一——被引入,那么这个问题可能会从俱乐部手里被拿掉,并可能强制推行。

The Athletic已经查看过参加2021-22赛季英超的20家俱乐部账本,并模拟上文西甲使用的公式(当然是一个简单、粗糙得多的版本,而且我们也没有一大帮分析人员分析数据),以探寻英超各队下个赛季能使用的潜在预算。

以曼联为例。我们拿曼联2018-19赛季的收入为基点,来说明情况。为什么不用2019-20赛季的数据呢?是因为该赛季在6月30日之前还没有结束,而当时账目已经公布,因此转播和其他一些收入会减少。

然后,这将扣除不包括工资但包括财务费用在内的日常运营成本,再根据每个俱乐部的资产负债表,对他们未来12个月应支付的净额做出最终调整。

再然后根据交易策略,对球员销售利润进行调整。这对于像布伦特福德这样有非常成功的球员买卖模式的俱乐部,将非常有利。

一些俱乐部欠他们老板一大笔钱,理论上要在未来12个月内偿还,比如纽卡斯尔欠阿什利、布莱顿欠托尼-布鲁姆。对于这些俱乐部,因为实际上老板不太可能要求还钱,在计算中也会做进一步的调整。

必须强调的是,我们这些计算,远比西甲使用的复杂计算简单得多。这样算下来,英超在工资和转会上的花费,将比2019-20赛季的最新账目,减少约4.3亿英镑。

若按照西甲的计算方法,2021-22赛季英超各队能花的预算,都是多少?(单位:百万英镑)

那些对成本有着良好控制历史的俱乐部,将得到更多预算的奖励,但Big 6仍将享有比其他俱乐部更大的财务优势。

埃弗顿出现在榜单末尾可能会让人吃惊,但太妃糖最近几个赛季支出过高,导致了很高的工资总额和摊销费用。这将让他们在2021-22赛季预算被进一步压缩。

如果英超要出台这样的规定,就必须有一个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内,俱乐部可以根据新规定调整自己的开支,以避免将来需要面对预算“断崖式”削减的境况。

推出这样的计划,可能会被视为对那些有野心老板的打压,比如埃弗顿的莫胥礼、维拉的韦斯-伊登斯和纳塞夫-萨维里斯。除非效果立竿见影,为俱乐部带来收入,否则他们很可能会比现在更早地面临预算大幅减少的问题。

持批评态度的人担心,如果学习西甲,引入这些规则,英超现有Big 6或Big 5或Big 4(取决于你觉得阿森纳和热刺该不该算入其中)的经济优势将就此消失。这将抑制新东家对英超俱乐部的投资,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降低英超的不可预测性,并可能打消观众的兴趣。

然而不管什么规则下,都会有赢家和输家。一旦在成本控制上进行任何改革,可想而知,一些俱乐部的会计师和律师便会迅速出动,搜寻可以利用的弱点和漏洞。

随着新措施实行面临一系列挑战,任何独立监管机构也需要熟练掌握一套“打地鼠”的技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