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下滑和供应过剩全球化工业前景不明

2023年,全球化工行业将陷入需求下滑和主要产品供应过剩的局面。过去两年,供应过剩威胁一直笼罩石化市场,但由于物流限制、恶劣天气和生产装置闲置等原因,供应过剩威胁被推迟了。预计2023年全球化学品产量将增长2.9%,高于2022年的2%。

2023年,欧洲化工业的挑战将持续存在。ACC表示,地缘政治冲突持续正威胁东欧经济,溢出效应(包括高能源价格)正损害西欧经济。

2023年,美国化学品产量将下降1.2%,化工生产商将遭遇多重挑战,如运输和物流成本增加、原材料成本上涨、贸易的不确定性、不利的商业环境、疲软的美国经济等。

据美国《化学周刊》近日消息,2023年,全球化工行业将陷入需求下滑和主要产品供应过剩的局面。与上游能源和炼油利润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石化产品利润率2022年底出现疲软态势,并将在2023年继续承压。

标普全球大宗商品洞察公司负责石油市场和化工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马克·埃拉莫表示,“过剩的产能建设将严重影响产品利润率,而影响程度取决于非计划停工和需求增长情况”。

过去两年,供应过剩威胁一直笼罩石化市场,但由于物流限制、恶劣天气和生产装置闲置等原因,供应过剩威胁被推迟了。埃拉莫2022年11月曾表示,“石化市场供应过剩的情况将持续到2023年,甚至延续到2024年,除非出现重大供应中断或供应链问题”。

埃拉莫表示,强劲的塑料需求不足以缓解石化行业进入周期性衰退的盈利压力。过去几年,新增石化产品供应超过了需求增长。全球乙烯需求以每年600万吨的速度增长,但新增供应远超过这一数字,2020~2022年,全球每年新增乙烯产能超过1000万吨。2023年,全球乙烯产能扩张步伐将放缓,成本更高的生产,尤其是欧洲和亚洲以石脑油为原料的乙烯裂解装置将面临整合,并将有暂时的闲置压力。一些生产商会考虑永久关闭竞争力较低的资产,因为持续的资本投资并不经济。

中国的需求将受到密切关注。埃拉莫表示,“在基础化学品和特殊化学品方面,中国无论在需求还是产能方面都占主导地位。中国目前占全球基础化学品需求的40%和产能的34%,占全球特殊化学品需求的26%。中国的需求和产能情况对2023年全球化工行业非常重要”。

杰富瑞集团分析师劳伦斯·亚历山大表示,中国被压抑的需求应会提供助力,并为2023年初不那么悲观的前景提供一些支撑。

美国化学委员会(ACC)2022年底发布的化工行业形势与展望报告称,美国化工市场2022年上半年的需求强劲增长势头已消退,许多出口和终端市场库存高企,需求增长前景疲软。ACC经济学家预计,继2022年增长3.9%后,2023年美国化学品产量将下降1.2%。ACC首席经济学家玛莎·摩尔表示,“2022年底,全球经济遭遇重大挑战,给化学品生产商也带来了逆风。通胀飙升导致各国央行采取激进行动,放缓了美国和全球的经济增长。地缘政治冲突可能使东欧经济体边缘化,而包括高能源价格在内的溢出效应正损害西欧和许多依赖进口能源和食品的新兴市场的经济”。

ACC预计,2023年美国基础化学品产量将下降1.5%,特殊化学品产量预计下降1.2%。但2024年美国基础化学品和特殊化学品产量将反弹。

摩尔表示,预计2023年全球化学品产量将增长2.9%,高于2022年的2%。其中北美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3.9%放缓至2023年的1.4%,拉美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2.6%提高至2023年的3.4%;西欧化学品产量将从2022年的下降3.2%转变为2023年的增长0.8%;东欧化学品产量将从2022年的下降7.3%缩窄至2023年的下降0.1%;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3.3%提高至2023年的3.7%;亚太地区的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2.7%提高至2023年的4.1%。

从细分行业的产量来看,农用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2.2%提高至2023年的2.8%;消费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1.9%提高至2023年的2%;基础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1.7%提高至2023年的3%;无机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2.5%提高至2023年的2.7%;有机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0.9%提高至2023年的3.2%;塑料树脂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1.8%提高至2023年的3.3%;合成橡胶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3%提高至2023年的6.1%;特殊化学品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3.4%降至2023年的3%;涂料产量增速将从2022年的4.3%降至2023年的3.3%。

标普全球预计,全球GDP增速将从2022年的2.9%放缓至2023年的1.6%,工业产值增速将从2022年的3%放缓至2023年的1.4%。标普全球执行董事萨拉·约翰逊表示,“欧洲和北美可能在2023年初出现轻度经济衰退,高通胀和紧缩的货币政策将削弱可自由支配的消费者支出、房屋建设和商业投资”。亚太、中东和非洲新兴市场的韧性将使全球经济向前发展,但2023年增速会放缓。

标普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姆森表示,与2022年初形成对比的是,当时制造业的特点是企业难以获得足够数量的原材料和劳动力,而2022年底,随着需求下滑和产能过剩的现象越来越多,生产商开始大幅削减投入和裁员。不过,需求下降和闲置产能的好处是供应限制减少、价格压力趋缓,这些改善的信号提振了2023年的商业信心。

德勤近期在《2023年全球化工行业展望》报告中指出,新产业政策、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供应链挑战和经济不确定性是未来一年全球化工行业面临的关键问题。创新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投资组合长期可行性、平衡成本和减少碳足迹,以及新技术推动价值链改进,是2023年全球化工行业需要关注的趋势。

创新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2023年,全球化学品生产商将重点关注其宣布的碳减排目标,以实现2030年的碳减排目标。

注重投资组合长期可行性。2023年,企业将在可持续发展背景下强调产品组合的长期可行性。考虑到原料价格、能源需求、供应链和终端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这一趋势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形成规模。

平衡成本和减少碳足迹。2023年,重新评估供应链结构对生产商适应未来十年的大规模变革至关重要。供应链需要在管理弹性的同时平衡成本和减少碳足迹,这将要求企业考虑、制定与过去30年明显不同的战略。

新技术推动价值链改进。数字化战略正改变化学品生产商的决策,他们可能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技术来推动材料创新。

地缘政治冲突导致全球化学品生产商能源和原料成本激增,欧洲尤其明显。欧洲化学品生产商在能源和原料的投入方面缺乏竞争优势,他们试图通过提价将更高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但在消费普遍疲软和经济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引发了对需求的破坏。虽然能源和原料成本2022年底有所下降,但仍处于历史高位,预测表明,2023年欧洲化工行业的挑战将持续存在。

欧洲能源短缺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管道气供应减少。标普全球数据显示,地缘政治冲突发生前,俄罗斯管道气满足了欧盟30%的天然气需求。

标普全球天然气策略主管迈克尔·斯托帕德表示,2022年2月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低于3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3月飙升至近7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7月回落至3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下,8月底~9月初超过9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过去一年,对欧洲天然气市场来说是绝对的过山车行情。欧洲气价2022年12月已回落到4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但与历史数据对比,价格仍然很高。

斯托帕德表示,2023年将是欧洲市场没有俄罗斯管道气供应的第一年,替代供应并不能弥补俄罗斯管道气的缺失,目前增加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没有太多选择。根据国际能源署(IEA)2022年12月发布的报告,在俄罗斯管道气供应将降至零和中国LNG进口量将回升至2021年水平的情况下,2023年欧盟潜在天然气供需缺口可能达到270亿立方米。IEA署长比罗尔表示,“欧盟在减少对俄罗斯管道气依赖方面有重大进展,但尚未脱离危险区,预计2023年欧洲气价不会达到2022年的峰值,但市场供应仍极度紧张”。

地缘政治冲突影响了2022年欧洲的化学品生产,美国化学委员会(ACC)表示,“2022年东欧和西欧的化学品产量分别下降了7.3%和3.2%。欧洲能源供应中断和气价处于历史高位,使得化工等天然气密集型行业的需求遭到破坏。此外,欧洲家庭和企业信心下降,抑制了消费和投资”。ACC预计,2023年西欧化学品产量将小幅反弹,但东欧化学品产量预计与2022年持平。ACC表示,地缘政治冲突正持续威胁东欧经济,溢出效应(包括高能源价格)正损害西欧经济。

德国化学工业协会(VCI)表示,2022年德国化学品(不包括药品)产量下降了10%。VCI预计,2023年,德国化学品产量将进一步下降,销售额也将下降。VCI表示,2023年,德国化工行业面临的主要挑战包括缺少订单、供应链中断和高能源成本。VCI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德国1/4的化工企业处于亏损状态,约80%的化工企业利润下降,原因是2022年成本上涨超过产品售价涨幅;40%的化工企业减产,避免重大损失并节约能源;还有一些化工企业已将部分生产转移至国外。

全球能源化工行业市场信息服务商安迅思称,2023年,美国化工行业将遭遇更多挑战。美国化学委员会(ACC)首席经济学家玛莎·摩尔表示,“预计2023年初美国经济开始轻度衰退,并在下半年复苏,国内外需求疲软将给美国化工生产商带来压力,但凭借能源生产的优势,美国化工行业将继续享有竞争优势”。

ACC表示,2022年,美国化工行业表现突出,化学品(不包括药品)产量比2021年增长了3.9%,是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基础化学品产量比2021年增长2.1%,专用化学品产量比2021年增长9.6%,农用化学品产量比2021年增长7.1%,消费化学品产量比2021年增长3.1%。

美国18个主要化学品终端市场中有15个在2022年实现了正增长,这一比例2023年可能下降。就化工产品出口而言,美元走强阻碍了出口,但美国化工生产商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生产商更有成本优势。

ACC预计,2023年美国化学品(不包括药品)产量将比2022年下降1.2%,其中基础化学品产量将比2022年下降1.5%,专用化学品产量将比2022年下降1.2%,农用化学品产量将比2022年增长0.6%,消费化学品产量将比2022年下降1%。商业投资是2022年美国GDP增长的最大贡献者,但预计2023年美国GDP增速将放缓至0.4%。

2023年,美国化工生产商遭遇的主要挑战包括:运输和物流成本增加、原材料成本上涨、如何吸引和留住高素质劳动力、贸易的不确定性、增加的健康保健或保险成本、不利的商业环境(如税收、法规)、疲软的美国经济和美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全球经济疲软和出口放缓、强势美元。

德勤表示,2023年通胀将继续影响消费者购买力,消费支出将决定经济低迷程度,供应链正在改善,但仍比疫情前脆弱。

2023年,汽车行业将表现良好。由于供应链问题,过去3年美国汽车生产受到抑制,有大量被压抑的需求。预计2023年,能源将成为美国经济的增长领域。美国天然气产量已超过疫情前,但由于劳动力短缺,石油产量可能要到2024年才能超过疫情前的水平。半导体是美国经济另一个不断增长的领域,新产能正在建,供应瓶颈将逐渐缓解。

ACC表示,美国化工行业的资本支出2023年将减少,并将转向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化学品回收领域。(庞晓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